1. <cite id="xwqns"></cite>
    2. <rt id="xwqns"></rt>

    3. <b id="xwqns"></b>
      1. <rp id="xwqns"></rp>
        <cite id="xwqns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xwqns"></cite>
          1. 加快規范和引導資本健康發展

            2022-05-11  來源: 光明日報 作者:

              作者:李揚 程俊杰《光明日報》( 2022年05月11日06版)

             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,必須深化對新的時代條件下我國各類資本及其作用的認識,規范和引導資本健康發展,發揮其作為重要生產要素的積極作用。我們要以高度的政治自覺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理論自覺,在更加全面、深入理解和把握資本性質、作用及規律的基礎上,與時俱進提高對資本運行的監管水平和治理能力,在激發各類資本活力的同時,防止其野蠻生長和無序擴張,引導和促進資本實現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促進資本健康發展是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

             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,通過科學合理的制度安排規范和引導資本發展,是事關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、改革開放基本國策以及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重大問題,對于實現高質量發展和共同富裕有著十分重大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資本是否健康發展關系到實體經濟能否做強做優。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,資本是帶動各類生產要素集聚配置的重要紐帶,是促進社會生產力發展的重要力量。改革開放以來,對各類資本的積極作用應該予以充分肯定,但也必須注意到,資本錯配造成的效率低下是影響實體經濟做強做優的重要原因。一方面,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現象普遍存在,不利于中小微企業參與公平競爭、實現創新發展;另一方面,資本過度介入造成不少創業型企業經營失敗,對技術創業者產生了不小的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資本的健康發展關系到金融風險的防范化解。當前,各類風險因素交織疊加,資本的野蠻生長會誘發一系列風險隱患,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金融風險。縱觀世界歷史上爆發的數次金融危機,雖然外部沖擊、制度缺失、政策不當等往往是引發危機的直接原因,但根源都在于缺乏監管的資本脫離了經濟實際,從暢通循環的“天使”變成了引發危機的“惡魔”。防范化解金融風險,就是要強化反壟斷,防止資本無序擴張,維護市場公平競爭,克服經濟“脫實向虛”的傾向。

              資本的健康發展關系到共同富裕的扎實推進。馬克思認為,資本會不可逆轉地無限積累,導致財富被少數人掌握,這是一個沒有天然界限的過程。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,“庫茲涅茨假說”在很多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并不成立,經濟增長并未使收入不平等的現象有所緩解。資本錯配、價格扭曲、金融腐敗等的存在,會使得資本在部分區域、部門、領域、人群過度集中,導致資源配置效率下降的同時,也影響到經濟增長的質量和速度。因此,必須正確把握和處理好資本健康發展和利益分配等問題,既保障資本參與社會分配并獲得增值和發展,也注重維護好按勞分配的主體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依法規范和引導是發揮資本積極作用的重要保障

              必須歷史地、辯證地認識和把握我國社會各類資本及其作用,發揮其促進科技進步、繁榮市場經濟、便利人民生活、參與國際競爭的積極作用,為資本設立“紅綠燈”,全面提升資本監管水平和治理效能,依法規范和引導資本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資本作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生產要素,是發展經濟的重要方式和手段。但在制度不完全的市場中,很容易產生資本的無序擴張和不公平競爭等問題。經濟實踐中,影視投資騙局、芯片項目爛尾、互聯網金融欺詐等每一個危機背后,幾乎都站著一群嗜血的、橫沖直撞的資本野獸,它們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不可估量的危害。科學設立資本“紅綠燈”,就是在統籌發展和安全的前提下把握資本的運動特性,通過科學合理的監管,在保障各利益相關方公平權利的同時,增強資本流動和配置的有序性,確保安全、提高效率,進而實現資本的規范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為資本設立的“紅綠燈”,在實踐中表現為一整套制度規范與政策體系,包含或涉及多種不同類型的政策及相關內容,比如外匯政策、貨幣政策、產業政策、財稅政策、外商投資政策等,不應僅將其狹隘地理解為針對商業銀行、證券、保險等金融機構和市場的資本監管政策。要正確處理不同形態資本之間的關系,深化資本市場改革,始終堅持疏堵結合、分類施策,統籌發展和安全、效率和公平、活力和秩序、國內和國際,使各類資本機會平等公平進入、有序競爭。

              設立資本“紅綠燈”,除了要健全事前引導、事中防范、事后監管相銜接的全鏈條資本治理體系,還要深化監管體制機制改革,完善行業治理和綜合治理的分工協作機制,消除“五龍治水”,加強政策協調。只有系統施治、統籌兼顧,才能有效防止資本對重點熱門領域和大型企業的過度涌入,才能逐漸緩解資本市場的所有制歧視與價格扭曲,杜絕“脫實向虛”、資產泡沫與金融腐敗,真正發揮資本對激發創新活力、促進高質量發展的積極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形成框架完整、邏輯清晰、制度完備的規則體系

              設立資本“紅綠燈”,要準確認識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,對我國資本運行情況真實掌握,對外部環境可能的變化及時預判,了解商業資本、產業資本、金融資本等各類資本的形態、性質,把握資本規模、流動配置方向及變化趨勢等。除了以保護產權、維護契約、統一市場、平等交換、公平競爭、有效監管為導向外,還需堅持法治化、市場化、動態化、國際化原則,健全資本發展的法律制度,形成框架完整、邏輯清晰、制度完備的規則體系。

              一是始終堅持法治化原則。資本為了逐利可以無序甚至瘋狂擴張。馬克思認為,資本兼具生產要素和生產關系屬性,在創造財富、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同時,有時為了維持壟斷利益,會不斷突破道德乃至法律底線,擾亂正常社會秩序,加劇貧富差距。歷史經驗反復表明,法治可以通過他律來規范資本和財富的來源、分配、流動,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,維護公眾利益,保證不同群體的共同發展。因此,法治是資本運動的前提、底線和準則,資本市場本質上應是法治市場。必須加強現有從業人員的法律知識培訓,鼓勵引進既懂業務又懂法律的復合型人才,不斷充實壯大我國資本監管領域的人才隊伍。

              二是始終堅持市場化原則。資本本質上是一種生產要素,市場對其配置起決定性作用。設立“紅綠燈”是為了更好發揮政府作用,通過完善政府調節與監管,建立健全全國統一的資本要素市場,做到資本流動順暢、有序,消除壟斷及違規違法現象,保障不同市場主體公平競爭、平等獲取資本要素并享有合理、合法收益。因此,設立資本“紅綠燈”應尊重市場規律,科學合理進行相關制度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三是始終堅持動態化原則。“紅綠燈”是一種規則,在綜合考慮資本屬性、類型特征、行為規律、地區差異、發展需要等因素后,規則一經確定就應保持總體穩定,以此明確市場主體預期,確保規則有效。但同時,也應及時根據規則施行前期的運行反饋情況、外部發展環境、資本結構及總量規模、經濟社會領域等的變化對“紅綠燈”進行動態優化,促進資本要素的高級化,引導其向先進生產力集聚,與其他要素協同支持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四是始終堅持國際化原則。資本“紅綠燈”的設立要充分借鑒國際先進經驗,不斷加強制度規范的有機銜接,逐步提升我國在全球的資本配置、風險管控能力和效率。需要注意的是,國際化不是同質化,資本“紅綠燈”的設立要結合我國獨特的國情、稟賦、基礎條件及需求等,體現中國特色,例如,要發揮好國有資本在規范健康發展中的作用,國有資本不僅要帶頭遵守規則,而且還要體現引領力、控制力。

              (作者:李揚、程俊杰,分別系江蘇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、江蘇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,江蘇省區域現代化研究院副院長)

            返回首頁>>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士環

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大通国际